陕西神木神话终结 经济转型任重道远

2020-03-12 08:48

神木经济要转型,必须从神木县实际情况出发。近年来,神木经济社会发展不均衡性较为突出,“三富三不富”(财政富老百姓不富、少数人富多数人不富、北部有资源的地方富南部黄河沿岸不富)和“四个不同步”(增长速度与发展质量不同步、经济建设与社会建设不同步、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不同步、干部素质与社会发展不同步)的矛盾日益明显。因此,解决这一问题,在转型过程中,必须处理好转型与发展的关系,必须坚持遵循“在发展中转型,在转型中发展”的原则。

神木之所以神,是因其地下埋藏着500多亿吨优质煤,因其率先在全国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十五年免费义务教育”;因其是“西北GDP超过千亿的第一县”。一度被人们称为“神木现象”。有人曾说,“神木现象”对于中国来说,是中国梦—中华民族的复兴;对于西部来说,是经济重心西移的重要表现,增强了重振西部雄风的信心。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随着中国经济的下行,煤炭价格大跌,昔日的“黑金”如今风光不再。“以钱生钱”的击鼓传花戛然而止,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之后,神木发生了多起轰动全国的事件,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神木顿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中。

事件一:神木“房姐”事件。2013年1月17日,有关神木“房姐”的帖子在网上热传。该帖称,“原神木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全国“三八红旗手”、榆林市人大代表龚爱爱在北京拥有41套房产,折合人民币10亿元,并有4个身份证。”同时,“房姐”参与神木民间融资也相继暴露。顿时有关“房姐”事件在全国各大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一时轰动全国。

事件二:张孝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2012年12月4日,神木县公安局接到报案称:神木新世纪钻石黄金珠宝城老板张孝昌,以网上炒黄金为由,向社会公众吸收巨额公众存款,目前人已潜逃,请求紧急立案。神木县公安局当即就张孝昌一案展开调查,并于12月6日对张孝昌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嫌疑人张孝昌已于12月5日投案自首。经查,张孝昌从2008年开始从事黄金珠宝生意,目前在神木新世纪、恒生、商贸设有黄金珠宝专营店。近年来,张孝昌利用网络从事炒黄金、纸白银生意,期间因资金周转困难,以2.5分至3分不等的利率、以月结和季度结算方式,向周围亲朋好友以及社会不特定人员贷款。张孝昌的融资规模累计达101亿多元。政府及时成立了专案组,对张孝昌黄金珠宝、资产、账户等进行了登记、查封、扣押、冻结、清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净缺口达19亿元。

自从张孝昌案暴露之后,神木县先后有两人自杀。2012年12月12日,神木人武安祥在西安一酒店割腕自杀,他曾在张孝昌处投入600万元。2013年1月23日,神木县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政治教导员张英被发现服毒“自杀”,曾在张孝昌处投入1000万元。而借贷1.2亿元给张孝昌的龚爱爱也曾在2012年10月自杀未遂,原因也是资金链断裂。

事件三:刘旭明涉嫌集资诈骗案。继神木人张孝昌非法集资案发后,神木“集资大王”刘旭明涉嫌集资诈骗一案再掀波澜。刘旭明于2011年6月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长青集团手中转让到阿左旗石驼山矿区煤炭资源详查探矿权证,以该矿储量大、分红快为由,吸收神木群众资金,涉案金额3.6亿元,部分用于还贷款、利息、买车以及挥霍。6月6日晚,神木公安局发布公告称,嫌疑人刘旭明因涉嫌集资诈骗罪已被逮捕,案件已进入起诉阶段。神木警方表示,刘旭明的账户已被查封,资产正在核查之中。

事件四:2013年7月12日,网上有人发帖,对神木县实施多年的全民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惠民政策以及县委主要领导调动和县财政支出等问题进行造谣,致使数百名群众15日在县政府门前聚集。当地政府及时进行处置,4名嫌疑人被警方行政拘留,事件已得到妥善处理。然而不少人认为,民众聚集表达恐慌,并不是由于上述原因。其背后的动机,是对当地民间借贷的深深焦虑。

神木民间借贷活跃,也是因为煤炭;有钱,并且集资搞煤炭挣更多的钱,政府提出实施“依托煤、延伸煤、超越煤”的“三煤”战略。可以说,神木的一切都是依靠地下的“黑金”来维系,一切拿煤来说话,煤成了神木的一张名片。然而,就是这种“一煤独大”,过于单一的产业结构,三产比例严重失衡的经济格局,使神木老百姓深受经济波动之苦。神木连续发生的多起事件,再次拉响了经济转型的警报。

神木连续发生的多起事件再次告诉我们,神木能源工业经济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优质化、多元化、深度转化”的能源发展之路,建立可持续的新型能源工业体系。“优质化”——对神木煤炭工业来说,就是要走煤炭加工(选煤、型煤、水煤桨等)、煤炭燃烧(高效低污染粉煤燃烧、燃煤联合循环发电等)、煤炭转化(气化、液化、燃料电池等)、污染控制(烟气脱硫、粉煤灰综合利用、煤矿区污染控制)等洁净煤技术之路。“多元化”——要加快研制以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为主的可再生能源利用技术,实现能源战略替代的技术准备。“深度转化”——要大力发展以煤、电、化、材四大产业,特别是要做大煤化工产业链,形成煤—甲醇—烯烃—聚烯烃及衍生物、烯烃及衍生物、汽油、LPG;煤——直接液化、间接液化—成品油、化学品;煤—煤焦油、焦炉煤气、兰炭—油品,硫磺、硫铵、粗苯等化学品等多个产业链。从而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新型的能源工业循环体系,真正实现能源产品的最大利用率和最大转化率。

连续发生的多起事件,使我们再次看到,神木的能源企业与相邻的鄂尔多斯相比,无论规模和抵御风险的能力都有一定的差距。所以,神木的经济转型,必须充分利用省政府给予神木的21条优惠政策,下决心打造出类似与鄂尔多斯伊泰集团的能源工业企业“航母”,必须以经济利益为纽带,组建松散型的“神木煤业集团”。具体设想是,以资源为依托、以资本为纽带,组建股份制的煤业集团公司。集团由神木境内的煤炭生产、运销、转化企业组成,不分所有制性质,不分大小,在自愿的前提下,均可认购入股,以投入资本的多少来确定占有股份和董事名额。煤业集团实行产运销一条龙、煤电一体化。集团组建后,创造条件,包装上市,充分利用市场经济的机制来扩展融资渠道,扩大经营规模,提高竞争能力。今后凡带“煤”字的争取资源、招商引资、订货签约、铁路运力配置、矿区基础设施建设等均由集团出面,进行滚动发展,逐步实现矿、电、化、路、港、运一体化,形成神木版的类似神华的大集团。通过实现产业集群化,做大做强神木的能源工业企业,使集团无论是在企业规模、竞争力等硬实力方面,还是在企业技术创新能力、营销能力、品牌影响力、管理能力、融资能力以及集团治理能力等软实力方面均能经得起实践的考验。这是现代能源工业企业必须具备的条件和能力,也是不断增强现代能源工业企业抵御风险能力的迫切要求。

近几年,神木金融业的信贷投入表现出过多地对能源项目及其下游产品项目的偏好,不利于神木经济转型和可持续发展。发生的多起事件就充分暴露出这一问题,2013年上半年,神木工业企业库存产品积压严重,全县兰炭库存约110万吨,玻璃库存140万重量箱,水泥库存4万吨,积压资金和赊销货款两项超过20亿元。所以,神木要实现由资源大县向资本强县的转变,就必须大力发展资本市场,用足用活金融资本手段,建立跨越式可持续的区域经济金融驱动模式。具体思路是:首先,以财政资金撬动融资杠杆。整合财政资金,充分发挥神木资金存量优势与杠杆效应,支持神木县工业企业重点项目建设和民生领域发展。以招标的方式选择财政存款开户银行,撬动并鼓励银行信贷资金投入主导产业发展方面。以财政出资或入股的形式成立政策性担保公司,为神木组建能源大集团和能源中小企业发展提供担保。其次,加快培育神木资本市场。实现神木能源化工基地的可持续发展,除了运用传统的金融方式加以支持外,目前更重要的是要大力开发金融新产品,促进能源开发向纵深发展。一是支持能源企业发行短期融资债券、股票和中长期债券,加快组建煤炭大集团上市步伐;二是加快产业投资基金的组建和运作。产业投资基金(也称产业基金)是指一种对未上市企业进行股权投资和提供经营管理服务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集合投资制度。在国外,产业投资基金通常称为风险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一般是指向具有高增长潜力的未上市企业进行股权或准股权投资,并参与被投资企业的经营管理,以期所投资企业发育成熟后通过股权转让实现资本增值。目前,产业投资基金已成为国内众多地区追捧的热点,符合国家“十二五”规划和国务院最近出台的《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也符合神木县政府提出的“坚持创新发展的原则”及“引进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设立分支机构”的要求。神木拥有可以预期的回报丰厚的能源化工项目、广阔的产业发展空间以及充裕的民间资本,这些优势都是省内、国内很多地方无法比拟的。特别是在目前神木金融业贷款集中度过高、薄弱环节支持不够、企业融资渠道单一、金融创新滞后的现状下,有必要、也有条件设立一支自己的产业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作为一种主要向未上市优势企业和成长型企业进行股权或准股权投资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集合投资制度,可以有效聚合地方资金特别是民间资金,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定向支持中小企业和成长型企业发展,有利于技术进步与产业转型。就神木实际而言,设立产业投资基金是解决上述矛盾、加快资本市场建设、促进全市金融业健康发展最为合适的切入点。

“一枝独秀不算艳,万紫千红才是春”。正因为神木“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才导致神木受外界经济环境影响巨大,才引发经济下跌后发生了多起事件。这种产业结构单一、发展方式粗放、整体抗风险能力弱的态势,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神木目前已进入经济大转型、利益大洗牌的特殊阶段。各级金融机构必须未雨绸缪,主动转变经营理念,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加快业务创新,优化业务结构,在支持县域经济转型升级中发展壮大自己。(一)对产能整合的企业,银行要通过适当延期贷款期限,支持其兼并重组;对有发展潜力的中小企业,确实因为暂时流动资金周转出现困难的,银行要及时给予帮助,支持其渡过难关;要切实将信贷结构的重点由主要围绕煤化工转向第三产业、现代农业种植业、家庭农牧业、现代旅游业发展和城镇化建设发展方面。(二)加强信贷资金排查力度,严防不良贷款抬头。一是重点排查投入煤炭和房地产中的风险贷款;二是排查个人担保风险贷款;三是排查内控制度,风险识别、风险处置等落实情况。(三)密切配合县金融办,结合神木县实际情况,按照省政府的要求全力推进神木全国金融改革试点县工作,并积极协助条件成熟的小贷公司组建或过渡为村镇银行,积极协助在神木设立首家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积极与人行西安分行联系使符合条件的小贷公司及时加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同时,协助县金融办和相关部门在神木尽快设立民间融资登记中心。(四)建立有效的担保机制。政府要在充分发展现有两家担保公司作用的同时,积极与各家保险公司合作,创新信贷保险业务,扩大和解决当前神木县中小企业融资困难问题。(五)进一步加强政银企沟通机制。通过沟通机制让更多的企业知道银行的信贷政策,让银行了解企业的资金困难。 雷和平 刘向明 惠震 任健